「不是叫你別再去煩我媽嗎?」狄韻一臉憤怒的睜大眼睛瞪著沈洛年

「去叫你媽別哭啊!每次都是她哭著叫我去的。」沈洛年翻著白眼說

「騙鬼啊!臭老頭,如果你沒見到他的面,他要怎麼哭,難道用輕疾哭給你看?」狄韻握緊了拳頭,用力朝沈洛年的胸膛捶下去。

「我不去找,他就自己飛下來哭給我看啊!媽的!怎麼都是我的錯。」沈洛年忍著怒氣,咬牙切齒的說。

「你放屁!不然你摸著你的良心回答我,你有沒有上去找過她。」狄韻像用拷問犯人的口氣問

「沒有」沈洛年昧著良心斬釘截鐵的否定

「又在騙人!」沈洛年那種連三歲小孩都騙不倒的說謊技巧,自然騙不過善於察言觀色的狄韻。

「好啦!一次而已」

「你20年前既然拋下我們母女,為什麼現在還要回來,跟我媽糾纏不清,你這種人死了算了。」狄韻惡狠狠的說

「喂!誰拋下你們啊,到底要我說幾次你才懂,我不是你老爸!!!」沈洛年失去耐心的說

沈洛年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妖炁在樹林裡,用極高的速度朝兩人所在位置飛射。

過了一會兒,狄韻似乎也感覺到了,臉色微微一變,小銀棍斗入手中,炁息從喉底湧出,作好隨時開啟玄界之門的準備。

「剩飯!」一個軟軟嫩嫩,略帶鼻音的聲音傳到兩人耳裡。

聲音剛剛只歇,一個有著金色長髮,一雙湛藍眼睛的小女孩從樹林中疾旋,直直朝沈洛年飛去。

面對這浩大的聲勢,沈洛年不避也不讓,只將質量變重,與那小女孩撞個滿懷,這小女孩自然是幾天前在山口鎮巧遇的小窮奇山芷。

山芷一把抱住沈洛年的胸膛,瞪著狄韻說:「洛年!我的,你走開。」

「好啦,小芷,他是我的…………….朋友,對了,小霽呢?怎麼沒看到。」沈洛年刻意頓了頓說。

「你面。」山芷微微抬頭說完,又繼續磨蹭沈洛年。

看著這個過了百年人話還是講不清楚的山芷,沈洛年不禁想起當年和懷真、山芷、羽霽、燄丹一同渡過的那段平靜的日子。深深的嘆了一口氣。

這老頭剛剛是怎樣啊,說是朋友的時候幹麻頓一下。狄韻想到這裡一股怒意又升了上來。

「小霽,別躲了出來吧」沈洛年提高音量對著森林說

羽霽眼看被發現,心不甘,情不願的從樹幹後臭著一張臉走出來,淡淡的看了在場所有人一眼,當她目光與狄韻對上時,兩人突然覺得,眼前這跟人一定能跟自己成為好朋友,相視一笑後,都不約而同的用嫌惡的眼光瞪著沈洛年。

媽啦!!!我有那麼討人厭嗎?

沈洛年看了兩人的負面氣息忍不住猛翻白眼。

「小芷!看都看了,摸都摸了,要回去了啦!到時候被蔭奶奶發現又要挨罵。」羽霽看山芷一點都沒有離開沈洛年的意思,氣急敗壞的說

「挨罵,小霽,一起。」山芷用極為生澀的中文笑咪咪的說

「小芷!」羽霽頓足大叫,一副都是你害的表情瞪著沈洛年。

關我屁事!!!

「好啦!小芷,有空我會去看看你們,乖,聽話。」沈洛年推了推山芷,但在沒有道息的狀態下,力量跟一般變體者半斤八兩的沈洛年,自然推不動修行百年,全身瀰漫強大妖炁的山芷。

「不要!我要幫洛年生孩子。」山芷嘟起嘴說

「蛤!?」此話一出,狄韻忍不住叫出聲來,一雙眼睛瞪的比銅版還大。

有人要幫這種爛人生孩子?

「小芷!要生自己生就好了,幹麻幫這個『很弱的人類』生。」羽霽怒火中燒的說

我很弱關你屁事!

「小芷!」羽霽用力扯了山芷的衣服,試圖將他從沈洛年身上拉開。

「不要!我要洛年。」山芷死命的抓著沈洛年的衣服。

羽霽眼看勸說無效,龐大的妖炁倏然爆起,一隻散發著炁息小手朝沈洛年抓去,山芷看到羽霽竟然攻擊沈洛年,心下大怒,鼓起絲毫不比羽霽遜色的妖炁,從洛年身上跳下,和羽霽打了起來。

啊勒!翻臉啦。

沈洛年看到這火爆場面,趕緊消去質量,用二級風移咒,迅速逃離兩小不斷鼓涱的妖炁範圍。

逃到一半,沈洛年眼角的餘光不小心瞟到已經被兩小妖炁稍微炸傷,吃力逃跑的狄韻。

算了,不管了。

原本想當做沒看到,自己跑掉的沈洛年,突然一陣熱血上湧,又掉頭回去,用公主抱的方法,一把抱起身形嬌小的狄韻,拼死命的往外發足奔,但因為加上狄韻的重量,風移咒實在快不起來。

一滴滴,溫熱、有些黏稠的液體,滴在狄韻俏麗的小臉上。

「喂!老頭,你受傷啦。」狄韻慌張的問

「誰那麼遜,這麼簡單就受傷啊!」沈洛年忍痛說

嘴上雖然逞強的說,但其實在剛剛抱起狄韻的同時,沈洛年用毫無炁息護體的背部,接下兩小胡亂施放的妖炁。血飲袍有收束傷口的作用,不至於讓沈洛年身體流太多血,但沒被血飲袍保護到的後腦、脖子,已經被妖炁炸的血肉模糊,暗紅色的鮮血,嘩啦啦的像水龍頭一樣,不斷淋在狄韻臉上。

「混蛋!又在騙人。明明流了好多血。」狄韻略帶哭腔說。

「你好吵喔!」沈洛年在妖炁浸體和創口的劇烈疼痛下,努力保持清醒,緩緩催動光靈之術療傷。

「快放我下來,你的愛滋病血一直滴到我臉上,噁心死了。」狄韻想起這個老頭總是敬酒不吃,吃罰酒,於是便流著淚罵。

「去你的,你才得愛滋,還有你再說一個字,小心我弄昏你。」沈洛年威脅著叫狄韻閉嘴。

「你說這什麼屁話,在軍中以下犯上可是大罪。」狄韻說

「媽的!了不起阿,不爽開除我啊!」沈洛年有點全身乏力說。

又跑了幾步,沈洛年終於因創口劇痛加失血過多,雙腳一軟,連著狄韻向前撲倒,在要撞到地面時,一股力量卻將自己托起。沈洛年眼前一黑,不醒人事。

「嗨!山馨,好久不見。」沈洛年剛睜眼就看到一對如海水般清澈的深藍色看著自己。

「洛年,你醒了阿,看你流了那麼多血,害我好擔心。」山馨滿滿的關切,全都寫在明艷照人的臉上。

「沒事啦!死不了的,對了,小芷、小霽、和韻小姐呢?」沈洛年看了看四周問

「那兩個不懂事的小鬼被我趕回山口鎮了。」山馨餘怒未消,氣沖沖的說「而人類小女孩,我打昏叫小芷送回去了。」

「喔!那真是多謝你了,既然我都醒了,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好了」沈洛年催動光靈之術配合凱布利少量的道息,傷口已逐漸癒合,接下來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好了。沈洛年想著準備爬起身卻被山馨壓住肩頭。

「那可不行,我還沒有替我們家那個臭丫頭賠罪呢!」山馨笑吟吟的說

「這樣就好了,你們不欠我什麼了。」總是被投以嫌惡眼光的沈洛年實在頗不習慣這種氣息,揮了揮手說。

突然,山馨的臉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沈洛年靠近,在沈洛年還沒意識到什麼之前,四片嘴唇便已緊緊的貼在一起,沈洛年大驚,想轉頭避開,但卻被山馨牢牢抓住,金色的長髮像瀑布一樣,撫在沈洛年的臉頰上,沈洛年只能瞪大眼睛看著山馨水汪汪的眼睛。兩人就這麼相吻片刻,山馨才緩緩放開沈洛年

「這就當作是我的道歉。」山馨散發無比快樂的氣息說。

媽啦!剛剛我是被這個道行千年的老妖怪吃豆腐嗎?被一隻小窮奇纏著就已經很累了,如果在加一隻大的不就………….~~看來得改一下自己不可理喻的個性才行。

我可不想幫小芷加一個妹妹。

「嗯~~既然妳道歉完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」沈洛年趕緊趁著山馨那方面的功能還沒打開之前說。

「那我帶你會去吧。」山馨有點不捨的說。

「不用麻煩了。」沈洛年迅速站起說,但話一說完,雙腳一軟,又倒了下去。

於是只好改口說「好吧。」

山馨輕輕一笑,打橫抱起沈洛年,在繁星點點的星空下,朝燈火通明的歲安城飛去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幻釉 的頭像
幻釉

幻釉的部落格

幻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y2yrdb3
  • ○絕對﹌高§潮﹍情趣○用品◇給你◎最好﹍的§私﹌密○空☆間

    www.FUn168.TW

    今晚﹂給◎你﹉最最☆最高☉潮§!﹍!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