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一個非常無聊的星期,沈洛年已經整整七天很反常的沒有接到任何,指令和命令了,這日沈洛年鍛鍊完精智力,在百賴無聊之際,突然想到狄純曾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叫自己去看他,反正閒著也是閒著,偶爾找個人聊聊天似乎也很不錯,而且還能順便氣一氣小惡女。

沈洛年思索完後,也不多廢話,便輕化身體,口中默唸風移咒,往擎天塔的方位飛射而去。

這次沈洛年沒有像安荑上次但自己來的時候一樣,規規矩矩的從大門進去,而是直接用風移咒一路飛到塔頂,擎天塔附近道息稀薄,魔法效應並不甚高,但地面到塔頂不過百餘公尺,加上消去質量沈洛年使用風移咒只需克服少量風阻,這一路飛上去倒也不怎麼操腦袋。塔頂的景觀和上次來的時候沒什麼差別,還是一樣種植著高、矮不一的花草、樹木,小小的碎石排成的道路,唯一有些不同的是之前攀附在房屋上的藤蔓似乎有修剪過,不像之前一樣雜亂無章,給人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。沈洛年雖然來過幾次,但每次都有人帶路,自然不會刻意去記狄純家在哪,現在只好一邊感應狄純的炁息,一邊憑著模糊的記憶找路,才走到一半,一到如旭日般橙色純輕訣的光暈用高速朝沈洛年急旋而來。

這道橙光自然就是十聖之一的-燕仙狄純

狄純笑吟吟的摟住沈洛年的脖子說「你總算來看我了」

「喂!都幾歲了,一點都不害躁」

被沈洛年這麼一說,狄純臉上微微泛出一抹緋红,輕咬著下唇笑說

「哎呀﹏小時候習慣了。」

「那還不放手」沈洛年有些好笑推著狄純的頭說

狄純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後,總算是鬆開了手

「話說…….這裡怎麼那麼複雜阿,不管走幾次都記不起來」

「明明才來過兩三次而已,虧你還好意思說好幾次」狄純小嘴微嘟,有點不滿的說

……」沈洛年一時語塞,只好尷尬的騷了搔頭

「這次可不會再讓你跑掉,一定要你陪我聊個夠才行」

不認得路的沈洛年只得任由狄純滑膩的小手拉著。當初那個連自己走路都辦不到的小丫頭,今天居然可以拉著我前進…….

沈洛年看著過了百年仍沒長多高的狄純背影,一下子不知道是好笑、還是感慨。

狄純輕鬆的幾個轉折,便走到沈洛年拼死也找不到的地方。

兩人又到了上次聊天時坐得長椅,位於整個歲安城中央的擎天塔頂,放眼望去便可把全城景觀盡收眼底,不管是一大清早就起來作生意的小販,還是睡眼惺忪起來晨操的引仙部隊…….

感覺……….和百年前,沒有多大的不同

「這個城市能有今天的景象,可都要感謝你喔」狄純順著沈洛年的視線看去笑著說

「純丫頭,馬屁也拍的太兇了吧」

狄純輕笑了幾聲後,就立刻像上次那樣黏著沈洛年,像個小孩似的,吱吱喳喳的說著跟白宗一行人環遊世界的趣事,在講到魔法島時,狄純突然輕聲說道

「洛年……杜勒斯是不是…..是不是…..真的走了」

「是真的」說著這句話的同時,杜勒斯用盡全力保護眾人的身形,向幻燈片似的,一幕幕出現在眼前,那骨瘦嶙峋身軀,在沈洛年的記憶中,不知何時變的如此高大。

「洛年……拜託你…..….我算到底該怎樣才好」狄純再也忍不住了,抓起沈洛年的前襟放聲大哭

哀﹏媽的,早知道就不要來了,真的好麻煩

沈洛年就心智來說不過只是個十九、二十的少年,這種是一生沒遇過幾次,這下可亂了手腳,沒辦法,他找好揉著狄純的頭輕聲說

「哭吧!哭出來會好點」

狄純就這樣一直哭,哭了好個片刻,直到沈洛年前襟全濕才漸漸趨於平靜

「謝謝你,洛年」狄純白淨的臉龐,還掛著幾顆閃閃發亮的淚珠

正當沈洛年要回答的時候,門突然被打開,只見出著息壤衣的安荑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的景象。沈洛年暗叫不妙,可惡!剛剛只有堤防狄韻的精靈,沒想到小惡女居然來陰的,跟十聖傳誹聞,這下可慘了!想低調有那麼困難嗎?

「小安荑,近來怎麼都不敲門」狄純手扠著腰有些生氣的說

「燕仙阿姨,我們因為任務的關係,最近才剛回來,由於韻小姐公務繁忙,回城後一直未能前來,所以今天由我來代為請安」安荑像背台詞般毫無窒礙的唸了出來

「喔,真是辛苦你了。」狄純臉上雖然還有點不滿,但卻明顯緩和許多了「那小韻什麼時候會回來?」

媽啦!這娘笨成這樣,三言兩語就被耍得團團轉,難怪女兒養成這樣…..…….原本只是要氣一氣小惡女,這下做的太超過了,應蓋會把她活活氣死吧。

「等事情告一段落後,韻小姐就會回來了」安荑接著又說「還有,韻小姐那邊人手不足,現在急需沈凡幫忙…….

明明知道我看不懂什麼法律公文,用這種理由把我叫去罵不會太牽強嗎?

「我的長官大人在叫了,沒事的話,我先走了」沈洛年轉過頭有些沉重的對狄純說道

「那要記得來看我喔!」

「在看看啦」

才來一次事情就搞那麼大,多來幾次那還得了!!!要是被記者發現這件事,我看歲安城八成的男人都要來追殺我了。

「不要每次都再看看」狄純的眼眶又不自覺的紅了起來

看著狄純微帶淚光的白淨臉龐,沈洛年耳邊不禁響起,自己在杜勒斯死前所做過的承諾

「哀﹏好啦!媽啦煩死了」沈洛年嘆了一口氣說

「真的?」

「恩,真的」

「謝謝你。洛…..沈凡」

「那我先走了」沈洛年揮了揮手後,也不等安荑,便自顧自的下塔去了。

一路上,兩人並沒有多少互動,安荑本來對任何人一直都冷冰冰的,而沈洛年本身就孤僻,話自然不多,加上安荑剛剛看到一些不該看的,所以氣氛更是尷尬。兩人就這麼在異常沉重的氛圍下到了狄韻工作的司法大樓門口。

「你先在這裡等,我去叫韻小姐」安荑老樣子,面無表情的說

「恩」

過了莫約三、四分鐘,狄韻身穿既不是白色連身的軍裝,也不是平時穿的那種雷絲洋裝,而是一套非常普通的黑色長大衣,朝沈洛年走來。

「跟我來」狄韻面色不善的說著

「幹麻?」

「少廢話,跟我走就對了」狄韻咬牙切齒的說完後,便自顧自的走了

沈洛年無奈,只好保持狄韻後面幾步的距離跟著,眼看狄韻越走越是偏僻,照方向來看應該是要往城門的方向走。

隨著兩人的腳步,身旁的風景逐漸從喧囂的大街變成冷清的小巷,最後到了樹木茂盛的森林。狄韻走到了森林的空地上停了下來,轉頭面對沈洛年,眼裡滿滿的盡是怒火,沈洛年坎著狄韻那股快要溢出來的憤怒氣息,饒他是身經百戰,也不禁感到頭皮發麻。突然間精靈發出了警訊,同時狄韻的氣息也越來越不對勁。

「你……」沈洛年這句話還沒說完,狄韻就以極快的速度開啟了玄界之門,數以萬計的冰錐帶著純輕訣的澄黃光色鋪天蓋地的朝沈洛年射去。

這丫頭是想殺了我嗎?

沈洛年急忙將時間能力全開,消去質量,踏起無聲步,貼著地面如一道閃電般躲過了所有攻擊。

狄韻只覺得眼前一花,沈洛年就以匪夷所思的速度逃離道術的攻擊範圍,但他卻毫不氣餒,再接再厲,舉起小銀棍,開始默唸咒語。狄韻唸咒雖快,但這微微一緩,沈洛年把握空檔抽出天仙飛翼,朝狄韻高速衝去,想像上次一樣一舉奪下小銀棍,但事情卻不像他想的一樣單純,衝到一半時,沈洛年只覺腳下感到一陣僵硬,低頭一看,原來是剛剛道術散出的寒氣還沒消退,大大的減緩沈洛年的速度。這一分心,狄韻已完成詠唱,一道不同於一般顏色的青藍色烈焰,像大砲般,在巨響中擊中了沈洛年的身體,爆炸後產生的氣流瞬間將地面激的塵土飛楊。

一道耀眼的闇紅色光芒突然從火燄中急旋而出,這人不是特技演員,而是沈洛年!!!

沈洛年不多廢話,一口氣直搗黃龍,朝狄韻衝去,並將質量變重,帶出的巨大物力硬生生的擊破了狄韻的守護咒,而狄韻的魔力也在一瞬間見底,眼前一黑就不醒人事了。

「這裡是哪裡?」狄韻望著被滿天星斗點綴的璀璨無比的夜空道。想爬起身,卻覺得四肢都軟綿綿的一點力都使不上,不得已,只好繼續躺著。接著他左右一看,目光掃到了沈穿紅袍的沈洛年,問道

「沈凡,你究竟是誰」

沈洛年先是一愣後,抓了抓頭說道「圓足教的光靈師」

狄韻一聽,怒火又生了起來,忍不住罵道

「你這騙子,你以為我有那麼笨嘛?你認識十聖,又跟我媽交好,電劍叔叔看到你還誤以為是缚妖派,杜勒斯叔叔臨終前還叫著『沈大…..沈』,那名金髮仙獸也喊妳肉黏,你真以為我我猜不出你嗎?闇神沈洛年。」

「你既然知道了,為什麼不說出來?」

狄韻咬著下唇,並沒有回答,接著像下定決心似的說

「沈凡,我要你當我的沈凡,不是百年前的闇神,也不是司令的沈洛年,更不是我媽的沈洛年,而是只屬於我的沈凡」

「哇﹏好感人阿,剛剛你的沈凡差點就死在你手裡了,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」

沈洛年翻著白眼沒好氣的說

「你這時候不是應該抱住我嗎?沒情調的老頭」

「沒情調犯法阿?」沈洛年白了狄韻一眼說「再說,我不過是去找你媽敘舊而已,幹麻這麼生氣?」

「敘舊就敘舊,幹麻靠那麼近」

「吃醋啦?」

……..

「嘖,你只要一吃醋就想殺我,我的生命可是很值錢的,才不陪你這瘋丫頭發癲」

「幹麻一直說人家要殺你阿」狄韻大叫

「不然?煙火好漂亮?要不是我的衣服剛好防火,早就被你烤成焦炭了,哪能坐在這裡跟你講話」

「我剛才沒加強度咒,不會有事的」狄韻厥起小嘴說道

沒加強度咒等於沒事?這什麼狗屁理論阿!沈洛年聽了忍不住直翻白眼

「那不會在城內阿?走那麼遠,會去要走很久耶」

「真是笨蛋,在城內到處都是壓縮息壤磚,道息濃度不足對你這怪胎又沒影響,這樣豈不是打沒幾秒就被你抓住了,怎能給你一點教訓」

「算了,懒的跟你吵了,既然醒了就快回去吧,免得又被冠上採花邪神的名號」

狄韻聽了噗哧一笑說

「狄家的女人,頭腦果然都有問題,怎麼會想給你這種人當老婆」

「媽的!我上輩子到底欠了你們多少阿,搞的這輩子被你們母女纏上」沈洛年想起往事有點好笑的說

此時,在沈洛年背上的狄韻,身子突然向前傾,用自己的左頰緊緊貼在沈洛年的右頰上,柔聲說

「等你刮完鬍子後,可不可以吻我?」

沈洛年看了看高掛在天上的一輪明月若有所思的說

「回去後我會請清嬿幫我修的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幻釉 的頭像
幻釉

幻釉的部落格

幻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天龍J
  • 最後一句話...沈洛年是還沒被打夠嗎= =?
  • 柚子
  • 是一定還沒打夠
  • 星凡
  • 年哥是故意的XD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