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家中打打鬧鬧成什麼樣子」一個滿頭白髮、穿著古式長袍的老人在雙方各自飄開時從天而降。

「元叔」計楚等蛟龍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,而其他騰蛇則是紛紛退開

那叫元叔老者不答只是稍微揮了揮手

「老夫是目前管理計家的妖仙,道號計元,你是….」計元轉頭面向沈洛年緩緩說道

「人族沈洛年」

「人族啊,請問沈兄到此有何貴事?」計元瞇起眼睛細細打量沈洛年一身行頭,半信半疑說

「我是來此迎接我族帝女狄韻回返的」沈洛年肅容說

「沈兄是說數日前被楚兒帶回來的人類?」

「正是」

「此事恕難從命,日前有其他人類曾隨楚兒來此向老夫請求保護人類帝女的安全,沒那人當面跟老夫談,老夫實在不能輕易讓帝女回返」計元似乎看到了凱布利,說話的臉色明顯和善了許多

媽啦!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跟凶惡的蛟龍套交情啊。沈洛年心中微微一驚

不過誰怕誰啊!我可是有後台的,叫龍王母出來,我就看你有多神。

「我是帝女的隨官,數天前帝女遭這幾位強行帶走….」沈洛年指了指在旁罰站的蛟龍

「老夫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,口說無憑,任何人都自稱自己是帝女的隨官,更何況那人跟本族有些交情,老夫實在不相信那人會欺騙老夫,所以沈兄可以請回了」計元堅決的說

沈洛年看了那幾名有長輩撐腰,跩的二五八萬四似的蛟龍幾眼,心下怒火漸起,暗自拿定主意。

「既然迴反不行,那見個面總行了吧」沈洛年壓抑住怒火,表面上不動聲色說

「看在虯龍面子上,就答應沈兄吧,請沈兄稍等」計元說完轉身跟一名蛟龍吩咐幾聲

幾分鐘後那名蛟龍帶著狄韻飄然而下

狄韻一出現,沈洛年時間能力全開,炁息爆出,用難以想像的速度打橫抱起狄韻,兀自朝外衝去。計元先是一愣,但也不愧是掌管計家的高等妖仙,隨即反應過來大聲喊

「阻住他」

計元一號令在場所有的蛟龍和騰蛇立刻動了起來,瞬間數股炁息爆出,十多條黑影朝沈洛年衝去,但在場的妖族本來就不是以速度見長,更何況起步較晚,如何能追上如鬼魅般的沈洛年。不到幾秒的時間便被沈洛年遠遠拋在後頭。

沈洛年這一發難,整個蛟龍浮島全亂了套,這種事所有蛟龍可是一點經驗都沒有,畢竟從前有誰敢做這種自尋死路的事。沈洛年就這麼輕鬆愜意的閃過措手不及的騰蛇,毫無窒礙的殺到出口前,但在門口迎接的不是外面燦爛耀眼的陽光,而是幾十隻騰蛇排成的「防禦圈」。

看來只好硬闖了!

沈洛年質量轉重、凱布利消去妖氣、柔訣護體,一咬牙,身體擋住狄韻硬生生用背把防禦圈撞出一個大洞。但這一緩,一柄亮晃晃長戟已經出現在眼前。

這柄長戟的主人正是計元!

計元的速度明顯早已超越妖仙境,就實力看來應該是天仙級的。

長戟來的太快,沈洛年閃避不及,準備待死,但長戟卻停在沈洛年臉前幾公分處,只聽到計元沈聲說

「沈兄快將帝女放下,老夫答應約束手下今後不為難你,這次事件我們也不會再追究,但如果沈兄不配合,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。」

計元這麼說可是給足了面子,但有虯龍當靠山的沈洛年才不吃這套,他悶哼一聲,質量輕轉重盪開長戟,一溜煙的跑走了。

「喂!臭老頭你幹麻來救我,這樣我要怎麼措合你跟清嬿啊!」我在臭老頭懷裡脹紅著臉,氣沖沖的說

為什麼我這麼彆扭呢?明明很高興,但感謝的話語,卻遲遲說不出口。

「哼!明明就是怕亨利誤會,講的那麼好聽。」

「你這人怎麼這樣!幹麻一直扯到他啊」我瞪大眼睛說

真是一點都沒感覺,我根本就對他沒感覺,我真正喜歡的是你!真是朽木不可雕也

「嘴巴長在我身上,我就是喜歡講不行嗎?」

等回城看我怎麼把你的嘴巴扯掉

「當然不行!你這混蛋雜碎王八蛋無恥下流大變態!!!」

「哇!小惡女,你罵人都不用換氣的啊」臭老頭滿臉訝異的說

「是阿,拖你的福,我還可以說更多給你聽喔」我忍不住白他一眼

「不了,你趕快閉嘴,我就謝天謝地了。」

「哼!想辦法讓我閉嘴阿」我又露出了以往驕傲的神色

「好啊」臭老頭一說完,低下頭吻住我的唇,唇瓣的溫熱,徹底麻痺了我的理智,漸漸的…我閉上眼享受這一刻、只屬於兩人的幸福,不知道過了多久老頭抬起頭離開我的嘴唇。

「再一次」我的嘴巴無法控制小聲的說出心裡的感受

「啥?」

「沒事」

感謝的想法還是埋在心裡就好了,畢竟男人是種很容易得意忘形的生物,稍微誇一下,立刻就囂張起來了。

不過….

洛年

謝謝你來救我,我真的很開心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幻釉 的頭像
幻釉

幻釉的部落格

幻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