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玉姐,大魔導士又來拜訪了」

總算來了啊,等的可真苦,但畢竟他是人族的領導者之一,事情多沒時間來看我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
「恩,叫他進來」我強壓下快要上揚的嘴角說道

我們仙狐族一直以來都是靠採捕來進行修練的,當然也是有其他方法,但方法太過困難,能順利修成天仙的仙狐少之又少,因為修練方式的關係,所以我們族人不可能跟同一個對象長期相處,但…..明知如此,我卻仍忍不住愛上他了,我們倆所擁有的壽命不同,每當看到隨著歲月衰老的面龐,我忍不住會想,這種幸福的日子能過到幾時呢?

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,門板被敲了兩下,我抬頭一看,心儀的人就站在房門口。

「我可以進來嗎?」他露出了令人安心的微笑說

「當然,都進來那麼多次了還在裝客氣」我笑說

他沒回答只是笑著走到我身邊坐了下來,我拿起為了這天早以叫下屬準備好的好酒,拔開瓶塞幫他倒,清澈的酒清楚的映出他的面容,原本烏黑的頭髮不知不覺中又多添了幾縷銀絲。香濃甘醇的酒香充斥鼻間,記憶逐漸回到和他相遇的那天…..

「滿出來了」蒼老的聲音硬是打斷我的回想

「阿!抱歉抱歉」我回過神來說道

「沒關係,你也累了吧」

「是啊,等的很累」酒精加上溫柔的話語讓我不自覺的靠到他身上

「抱歉,最近事情比較多,沒什麼時間」他單手抱住我,用另一手喝了口酒說

「什麼事呢?」

「哀~真的要說的話,給我三天也說不完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,他似乎又變的更衰老了

「那你快說吧,這三天我要跟你說個夠」

是啊,每一刻都要好好把握,未來……能有多少三天呢?這種想法相信我們都有,只是不願說出口罷了。

「三天啊…..可能沒辦法,誰叫人族外患特多呢?」他有點自嘲的笑著

「是嗎,那就沒辦法了」早就料到的答案,讓我少了些失望

「不過,身為十聖,來這種地方好嗎?」

「當然是不太妥當,不過為了你,就算不妥我還是會來」

「不怕被摘下十聖的光環嗎?」

「十聖,不過是個稱號,比起一個沒有意義的稱號,你更重要」他的眼裡沒有意絲虛假

年老的只不過是外表,一顆心永遠保持年輕才是最重要的

我輕輕一笑

「怎麼了?」

「沒事,只是有點感觸,你聽,下雨了」

「你知道嗎?心情好的時候,雨聲聽起來是滴答滴答,心情不好的時候,雨聲是嘩啦嘩啦」

「那你現在聽起來是滴答滴答還是嘩啦嘩啦」我有點好奇的問

「是嘩啦嘩啦」

「怎說」我有點意外的問

「想到不能跟你到天長地久,心情實在好不起來」

「是喔,但我覺得是滴答滴答,畢竟愛這種東西,不在乎天長地久,只在乎曾經擁有,能跟你一起在這裡看雨景,就覺得很幸福了。」

就算種族不同也能感覺到對方體諒的心

「真希望日子能這樣持續下去」他看著外頭風景有所感歎的說

之後

我們不再說話

四周除了雨聲一片寂靜

過了不知到多久,雨漸漸止歇,這時我們一起看到的是…..

「你看,是彩虹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幻釉 的頭像
幻釉

幻釉的部落格

幻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幻釉
  • 感謝捧場XD
  • 悄悄話